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Posesignición】十一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你们就没有到东京的外派?”男人习惯性的在高潮前最后一刻抽出阴茎,贴着你腿根自己撸了两把,尽数射在股沟边。攥着龟头拿臀肉蹭干净马眼冒的残精,帮你拎起内裤整理好包臀裙下摆。

底裤里黏哒哒湿漉漉的。对方随手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肉都跟着晃,他的你的体液把皮肤和布料粘紧,搞不好会被路人盯着看裙子上的濡湿和暧昧的褶皱。你腿软的站不住,贴着男盥洗室隔间的塑料挡板,差点滑到地上。被捞住稳了稳身形。

“真没有?”男人凑近问你时,新函馆北斗駅站内广播正响起。

你没听见后半句。或许没后半句。

有进气没出气的短促呼吸着,眩晕恶心。皮肤经不起一丝气流拂碰,感觉像整个人被从内侧剖开翻了个面,血淋淋蠕动蹦跳的脏器上虫蚁附着啃噬。痛感被γ-羟基丁酸尽数抑制,只剩下让人想把心肝都抓挠出来的瘙痒悸动。

此前想必没人知道迷奸水被阴道内膜直接吸收会产生什么效果,可能因为GHB有相当高的致死率——如果留在屋里的不是稀释剂,大概率现在早被随着性子乱来的狗逼玩死了。

作奸犯科的恶徒会狡诈的静候无辜羔羊陷入绝对沉睡,被下媚药阴茎正硬疼到鸡巴渗汁的情人只会肆无忌惮的使用你。

像甜蜜又残忍的酷刑,像迫不得已又主动激进的战役。你只觉得被拖拽纠缠着落入深水,缓慢坚定的沉没,从回音到重影,从唇侧的牙印到羞恼的嘤咛。你坠进托浮万物的重重死海,用每一颗无意识的泪珠祭祀奉献百分之一的盐与虔诚。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inghaode123.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