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上门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作家想说的话:】

对司法体系和监狱制度和心理学和绘画和其他一些相关知识完全不了解,纯属编造,所以别当真

-----正文-----

狱警塞给他一把黑色的伞挥着手让他以后好好干,然后又转身回到门内,直到站在马路边,修·哈里森仍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每年都会持续一段时间,可真正置身其中的感觉却又如此陌生,宽阔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有车辆经过,碾过路边溪流一样潺潺流入下水道的雨水里,溅起破碎的水花。

雨水落在伞面上发出沙砾般细密的声响,修·哈里森打着伞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的行走,他没什么想去的地方,也没什么可去的地方,他就只是在走路而已。

这个世界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可细细看来却又觉得哪里都不一样了,但他也说不太出来哪里变了,他十年前就不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因此十年后的今天就更难回忆起了。

该去哪呢?要去哪呢?

他迷茫的脑海中冒出一个模糊的念头——

伯纳德。

大脑忽然清明起来。

他看看自己装着行李的小箱子,那里面放着他在监狱里得到的一切,大部分是来自伯纳德的信件,他想起最后收到的那封信里写着——

“……如果你感到无处可去,那就来找我吧,我随时恭候。

你的,伯纳德。”

关于这封信的回复,修曾经犹豫了许久。他从未见过伯纳德,二人的交流仅限于十年来不间断的文字交流,伯纳德也从未隐瞒过他对修怀有欲望这件事。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inghaode123.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