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现学凫水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峨峨怕怕的,不肯归去。

自两父女统帅三千越甲,连楚境都没能入,就惴惴跑回来,砀山太后已试出他们的成色。此刻,半开顽笑问:“廿载夫妻,哭临是错过了,陵墓也不去祭扫一番吗?”

峨峨答:“祭扫了,他就能复生吗?”

砀山太后又问:“子都丢在苍梧,也不要了吗?”

峨峨答:“还请姑姑太后设法,救他到会稽来。”

砀山太后笑:“他王太弟做得好好的,跑来会稽作甚?”

“此间也是他的家幺。”

“非也,”砀山太后摆首,“此间不是他的家,亦不是你的家。你已出嫁,有自己的家国;虽丧夫,却有贵为国君的孝子遣重臣前来迎养,没有理由赖在本邦。先前你是楚王后、会稽国宾,往来归省,我们待以上礼;而今,你若迟滞不归,便是出奔的败犬,无任何政治价值,可能就得不到往日的待遇了。尔其思之。”

钱塘君听了,忙道:“他们母子都随我到钱塘,我养的起。”他虽已放弃葫芦城玉田大市一分股,尚有会稽第一富郡钱塘和西京万年县两处封邑,阿堵物多到数不清,等闲的诸侯王也不及他手头宽裕呢。

砀山太后烟视他一眼,笑道:“九兄兄又腹诽我无情了。这是钱的问题幺?

“九兄兄今已过花甲之年,小妹我也望六了,这会稽眼看就是阿斑(今会稽国王)的天下了,我们能庇护他们几时?

“峨峨做惯了王后,子都做惯了太子,连子颛、南施都被他们耶耶宠坏了,教这几母子卑躬屈膝,在阿斑手里讨生活,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他们肯邪?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inghaode123.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