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麻黄枳实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生病时,人总是格外脆弱。子嶷流落他乡二十一载,也不是没病过,那些寄人篱下的孤苦,那些彼时负担不起的悲哀,被草药的苦味唤起,终得化泪,肆意流淌。

沉重的心,一时卸去了负担,却轻飘飘,更加空虚、怅惘。

隔间传来低语。

柳绵问:“大王醒着还是睡着?”

老宦侍答:“睡着呢。”

峨峨道:“既是这样,我就不打扰了。”

柳绵却牵住她衣袂,请她留步,自己揭帘而入,踮足细步到榻前。

但见子嶷平卧,青衾拦胸;髪髻一丝不乱,中衣白无瑕,虽在病中,形容依然清雅修洁;闭目,眼角两道泪痕,暗室里反光,仍在淙淙流淌。

柳绵无声叹息,出来,对峨峨道:“大王醒着。”

峨峨示意她引路,柳绵惟垂首恭退,峨峨只得独身入,一道幽独的倩影,环佩叮当,辗转徘徊至病榻前。

“子嶷?”

子嶷已坐起,唤她“峨峨”,而非“汉阳娘娘”。汉阳是她新得的汤沐邑。

峨峨忽略他的僭越,笑问:“服过药了幺?”

子嶷给她看手中所握之青玉双鱼珮,“我有这个。”

他还留着,倒没扔掉。

峨峨一怔,尴尬笑道:“这个没用的。”

子嶷亦笑,“你从前告诉我,这个退热有奇效。”

二十二年前,他在钱塘求婚之际,偶然风寒,病卧中和堂西楼,也曾高烧不退。

峨峨彼时研究黄帝内经有心得,正想练手,遣侍婢柳绵与他沟通,“县主说了,殿下若肯遵她的医嘱,服她开的药,必允婚。”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inghaode123.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