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割发代首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子都于猎场射杀景奉贤,震动王廷。

两年来,子都与异母兄子嶷冲突不断,令他的储君身分笼罩着一层不确定性。颇多人指责他年少莽撞,但若细究子嶷含混、机巧的作为,又不难发现,子都的不安其位非无因也。

譬如,子嶷是在猎场血案发生之后,才正式谕示国人自己的永久独身打算。那幺,之前国中昭、景、屈、上官、黄等姓选进良家子的活动,他毫不知情幺?

景氏虽衰,犹为楚之大氏名族。王子犯法,亦不能无所惩戒。

可行废黜的情况下,子嶷仅教子都割发代首,并将“红颜祸胎”-景奉贤第五女文缨-赐予他为良娣。同时,为绥息景氏,选两名其族中子弟为侍中,四名入令尹府为掾,十名为县尉。

诏令一出,海西后即闭门,不再接纳子嶷。

峨峨的三个孩儿,都是一生下来,即委之乳保傅母,懂事后才回膝下。母子间并无民间舐犊孺慕的亲情,更像是创建在血缘纽带上的政治盟友。子嶷打击子都,峨峨完全可视作对自己的挑衅。

半载、一年过去,子颛不免忧虑,与南施私下嘀咕:“娘娘有些过于骄傲了。”

南施深恶子嶷,站在母亲一边,“可是彼也不曾来与娘娘认错。”

子颛指出,“大哥储位动摇,形势于我们不利。”

南施道:“彼既许诺不婚,总不能出尔反尔;既无自己的子嗣,拿什幺来取代大哥?”

子颛天天琢磨这些事,自然比她想得远,“男人是最自私的动物,没一个不介意子嗣血统。彼予大哥储位,不过是缓兵之计,最想要的,当然是与娘娘融合的骨肉。但若娘娘坚拒,他难免生别计,出尔反尔又何妨。娘娘年过四旬,再迁延,恐过了育龄。”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inghaode123.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