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三,为侧君(有h)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城外风雪漫过头顶,城内街道却洁净澄明。

佛子体温高热,呼出的气息也热的灼人。

风雪中,胡玉舟记不得是谁先妥协,她只记得佛子的泪,像血一样刺目、灼热,也像血一样令她兴奋、沸腾。

喘息,沉沦。她们都来不及脱下衣袍,两俱火热身躯一触在一起,就像天雷勾地火一样要将对方烧成灰烬。

胡玉舟是只野兽,她啃噬着佛子裸露在外的一切肌理,那雪白柔韧,带着精瘦肌肉的细腰被她握在掌心搓揉,附下身舔吻啃噬。

一串糜红的海棠花开在佛子腰间,圣洁的佛子眼尾染上欲色,女人抚去佛子血泪,地狱的修罗首次生出愧意。

胡玉舟洁身自律,从不耽于声色,对军中毫无遮拦的男女之事也不甚感兴趣。在她看来,区区床榻的方寸之地,哪里有她策马杀入敌营,收一串头骨回来下酒痛快!

可几个时辰前,她知道了什么叫做美人乡英雄冢。可佛子终究是不同的,他的肌肤不是她们说的柔软细嫩,反而肌肉紧实有深深沟壑,他也没有娇媚入骨的轻吟,佛子始终在无声的落泪。

开始的开始,他像死一般寂静,后来被野兽磋磨的将要凋零,也仅仅是泄出两句闷哼,加重了喘息。

庄严的僧袍被撕碎,初经人事的两人遵循本能探索彼此的身体。静言的身躯被业火焚烧,那娘子带着厚茧的手干燥带火,所到之处激起片片倒棘。

他一手拽着胡玉舟的衣襟,一手将身下褥巾扯出褶皱。他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理智与欲望相互拉锯,他不能,也不愿!可躯体背叛了佛子的意志,两条有力的长腿向身上的娘子张开,他腿间之物胀的发疼,拘束在方寸之地期待着那带着火焰的手可以降临此处,给他一丝慰藉。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inghaode123.com

(>人<;)